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廉洁文苑 >> 最后一课

最后一课

来源:伊通纪委监委 作者:王媛 发布时间:2018-10-11 阅读次数:1382

    独自拎着大包小包来到白城师范学院报道的时候,18岁的张桂云坐在床上,心满意足地看着寝室雪白的墙壁,和在她眼里很气派的塑钢窗,看着看着,几滴眼泪滑落到精致的瓜子脸上。

    她本来是没有机会上大学的。农村家庭出身,重男轻女的思想根深蒂固,从小弟弟吃薯片或是话梅等零食,她只有看着的份儿。父亲自从爱上打麻将后,半年内把家中的三万块钱积蓄输个精光。学费是她申请的助学贷款,至于生活费,母亲给了她两千块钱,不够的部分,让她自己打零工赚。母亲对父亲说:“丫头上了大学才能挣更多的钱,将来好好贴补她弟弟。”带着“贴补弟弟”的神圣使命,张桂云上了大学。

    张桂云用实际行动,践行了什么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发传单、送外卖、分拣快递,什么样的兼职她都做过。因为只能在上课时间之外去做这些兼职,一个月只有五六百元的收入。食堂的摊位基本上全部承包给个人,价格对于张桂云来说有些贵。一次,花八块钱买了一份烧茄子盖浇饭,吃了一口后,觉得茄子有些发酸。放醋了吧?张桂云疑惑地想。吃到一半的时候张桂云反应过来,全国的烧茄子都不会加醋,这茄子是馊了。一个可怜的想法浮现在她心里;再买一份饭还要花钱,自己已经吃了半盘,吃半盘和吃一盘有什么区别呢?于是,就把那半盘带着酸味儿的烧茄子拌饭送进了肚子。

    好在,张桂云的朋友还是很多的。一天傍晚,张桂云和一群室友在寝室里复习英语,背单词背的昏天黑地。这时,室友王婷指着墙上的一道细长的裂纹,苦笑道:“咱这寝室楼可是九个月前新建的,现在墙体就出裂纹了,由此可见,倒是货真价实的豆腐渣工程。”

    另外一个室友陈海平戏谑道:“咱们住的整栋寝室楼,只怕都是校领导吃回扣后吐出来的渣滓。”

    王婷撇了撇嘴:“这样质量的建筑物,不要说八级地震,只怕是五级六级都扛不住的。咱们只能祈祷耶稣、圣母玛利亚和观世音菩萨来保佑白城没有大地震了,不然,就这破楼,哎。”

    张桂云没有发表意见,她不喜欢对别人的事评头论足。当她背完了一篇单词的时候猛然反应过来,新盖几个月的寝室楼的墙体出现裂缝,这怎么是和自己无关的事呢?自己正是住在这样的豆腐渣工程里面啊。

    也算是耶稣、圣母玛利亚和观音菩萨保佑,张桂云这批学生顺利地毕业了。毕业前,那栋宿舍楼还是好好地矗立在人工湖旁边,只是墙体的裂缝比原来又多了几处。

    张桂云大学毕业后,顺利地通过了吉林省公务员考试,成为一名财政局的公务员。她凭借着吃苦耐劳和对业务的熟悉程度,很快得到了领导的重视。张桂云所在的财政局预算科的陈科长今年五十九岁了,还有半年,就退休了。同事们私下里说,不出意外的话,张桂云会在半年后顶了陈科长的缺,成为下一任预算科科长。

    顺利成章地,一个月领着四千二百元的薪水的张桂云成了一家的自动提款机,每个月至少有两千块钱是给家里的。可是,张桂云的父亲犹嫌不足。在他心中,女儿留够自己吃泡面的钱,剩下的工资全部贴补给弟弟,才是孝顺的表现。

    回家是张桂云不太愿意做的事情,因为父母除了没完没了地冲她要钱外,对于她的衣食住行,并没有表现出关心。在颠簸的村道上,张桂云用手机随手翻读着新闻,用文字造成的感官刺激来抚慰自己疲惫的神经。一条新闻引起了她的注意:“白城师范学院两位党委书记相继落马”,她打开了那条新闻,平静的表情泛起了淡淡的涟漪。她的母校白城师范学院的两任党委书记任凤春和刘晓春,因为经济上不清白,违规干预工程项目的发包,搞权钱交易,并涉嫌犯罪,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移送检查机关处理。张桂云脑海里切换到了自己的象牙塔时光,新建的宿舍楼上出现的墙体裂缝,和食堂里馊了的茄子。“这两位学校领导真是坑了学生,更害了自己。”张桂云在心里感叹道。

    回到家后,父亲开门见山;“你弟弟的女朋友同意嫁到咱家,但是要八万块钱彩礼,你除了工资之外还能不能想办法捞点儿别的钱?”

    张桂云苦笑,拿出了手机,调到了那则新闻界面。白城师院的两个党委书记才进去,爸你就这么着忙让我这个做学生的进去陪着啊?”

    在父亲“白眼狼”的骂声中,张桂云转身离去。陶行知曾经说过:“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可自己母校的连续两任党委书记却自作聪明地避开了后者,落了个让人唏嘘的结局。母校的两位党委书记用并不光辉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政治生涯,也给她们这些走入政府机关的毕业生上了最后一课:“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版权所有:中共四平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四平市监察委员会

吉ICP备16006071号       吉公网安备 22030202000126号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