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把扶贫项目资金用在刀刃上
对扶贫项目资金使用监管的一点建议

来源:第五执纪监督室 作者:张丹亮 发布时间:2019-02-26 阅读次数:181

精准扶贫是当前一项重要任务。目前,扶贫工作已进入“啃硬骨头、攻坚拔寨”的冲刺期,各级党委、政府和扶贫工作人员严格执行中央关于精准扶贫的政策部署,取得了巨大成绩。但是同时也暴露出许多问题,其中最突出的就是扶贫项目资金的使用和监管。

日前,笔者检查中发现一起村干部骗取扶贫项目资金的问题线索。2015年9月,某县村干部武某为获得“十二五”扶贫专项资金,伙同他人名义成立养猪专业合作社,武某本人为法人代表。合作社注册资金60万元,实际上武某等9人没有注入任何资金。并且,于某、孙某等8人既未在合作社出资,也没有参与合作社的管理,更没有参与合作社的利润分红。合作社成立时,只是办理了营业执照、税务登记,并没办理环境评估、土地登记、动物防疫等相关手续。通过造假成立合作社,骗取“十二五”扶贫资金45.5万元。该笔扶贫资金最终由县发改委、财政局通过购买猪崽的方式,以实物投入到合作社。武某在成立合作社之前,就在自家进行肉猪养殖,猪崽实际上是投入到武某个人的养猪场。在合作社审核验收工作中,时任副乡长赵某、财政所所长李某、县发改局何某、刘某工作失职,审核验收不严,没有发现武某造假成立合作社问题。按照投资分红协议,合作社在2016年一次、2018年二次给村贫困户进行分红。2016年分红5万元,2018年两次共分红5万元。在2018年11月,因为非法排污,养猪场经营人刘某(武某妻子)被行政拘留7日。由于污染水源地和侵占基本农田,养猪场需要进行异地搬迁。同时,由于非洲猪瘟疫情的传染,养猪场资金周转苦难,面临破产的巨大风险。该问题线索已经移交当地纪委进行立案查处。

在这起案例中,武某等人的责任不难追究。但是扶贫项目资金使用和监管中存在一些问题也暴露出来。

首先是扶贫项目缺乏前期论证,脱离实际,存在盲目性和风险性。部分扶贫项目不是农民自己提出或者认可的,而是县乡干部为了迎合扶贫项目的政策要求,迎合符合上级的要求,拍脑袋想出来的。这样的扶贫项目缺乏市场竞争力,抵御风险能力较低,获得持续收入的可能性不高。扶贫资金投入到这样的项目中,贫困户很难保证获得相对稳定的收益,并且随时有丧失本金的风险,造成国有资产损失。

其次是扶贫项目及资金的监管主体不明确。一个扶贫项目从立项、申请、审批、验收到资金下拨使用要经过多道手续,多个部门。以上述村级扶贫项目资金为例,要村申请、乡审核、县上报、省下拨,经过村委会、乡政府、县发改局等多个部门审批后,再上报市州或省相关部门申请项目资金。扶贫资金下达后,再反向层层下拨,管理部门众多。在整个过程中,出现了层层管、层层松,重审批、轻监管的现象。并且有的单位既是项目实施单位又是项目管理单位,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职责不明。加之有的项目资金公开不及时不透明,群众无从监督,整个项目资金处于无监管的运行状态。上述案例中,武某和妻子刘某在2018年离婚,武某和刘某签订协议,财产都归刘某所有,武某承担所有债务,由刘某负责给贫困户每年进行分红。这样的重大事项,武某没有上报,县乡相关单位人员也不知情,可见在监管上存在的巨大漏洞。

最后一点,扶贫项目及资金究竟是扶谁的?这是很多贫困户的疑问,也是笔者困惑的地方。按照政策,扶贫项目和资金的目的是解决贫困问题,改善贫困户的生活质量,最终消除贫困。但是在实际中,能够获得扶贫项目资金的企业或是人员,都在当地有一定的政治资源或是家族势力。采取财政资金投资给这样企业或是人员,取得收益后再给贫困户分红的方式实属画蛇添足,多此一举。表面上贫困户有了相对稳定的收益,实际上副作用非常大。很多扶贫项目的被投资方没有签订抵押合同或采取抵押措施,分红协议也多达十年以上,甚至没有年限,而且分红比例相对于本金较小。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企业的发展变更,贫困户很可能拿不到分红,甚至连投入的本金都找不到,收益的只是被投资的企业或人员。这样获得扶贫项目资金的企业或个人,相当于变相得到无息贷款,而且不虞本金的归还。这不是帮困济贫,而是“劫贫济富”了。实际效果上,成绩少于作秀。

对于扶贫项目资金的使用和监管,笔者有几点建议。

一是要对贫困户精准画像,查明致贫原因,到底是因病致贫、因残致贫、因灾致贫、因学致贫、因地致贫、还是因懒致贫等不同原因。对于不同的人员要采取不同的扶贫政策及手段,因人制宜,因地制宜,不能脱离实际,搞“一刀切”,统一采取项目扶贫或是产业扶贫。

二是对于根本没有劳动能力的贫困户,可以直接给予生活保障,财政兜底。挂靠或直接归口社保资金,建立贫困人口个人账户,由中央或省级部门统一将部分扶贫资金进行社会投资,用收益定期给贫困户进行分红。这样既可以使扶贫资金收益最大化,也可降低扶贫资金的损失风险及腐败风险。

三是对于其他原因致贫的困难户,只要有劳动能力,尤其是因懒致贫,都要催生内生动力。可以采取以工代赈方式,提供就业岗位,凡是聘用贫困人员的企业给予企业减免税政策或是免息贷款,形成良性循环。企业既能解决资金短缺问题,又不会使扶贫变成养懒汉。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通过工作,使贫困人员掌握改善生活的技能,获得改善生活的勇气和希望。

四是确立扶贫项目及资金的权力要收回,由省级部门统一负责管理。对于确需扶贫项目及资金的地区,应该由当地申请后,由省里集中使用,发挥最大效能,避免零打碎敲,统一向社会招商引资,因地施策,找出可行项目方案,在全省甚至是全国的范围内,进行公开的招投标,将项目和资金交给有能力有实力的企业或企业家,确保项目落户当地,立一项成一个,签字背书,保障本金及收益,扶持当地发展,带动贫困人口脱贫。

五是要明确扶贫项目及资金的监管部门,消除“多龙治水,无人负责”的现象。从目前扶贫工作模式和机构设置看,比较可行的办法是实行归口管理,由中央或是省级扶贫工作机关指定或赋予一个内设机构履行监管职责,进行日常监管工作,市、县(区)比照实行。实行归口管理,有利于加强对监管工作的统一部署、统一指导、统一考核,统一负责,权责明确,防止这项工作流于形式。同时可与日常监管与审计监督、纪检监督区分开来,避免职责不清。



版权所有:中共四平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四平市监察委员会

吉ICP备16006071号       吉公网安备 22030202000126号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