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穷十六年的“伪清官”

来源:四平市纪委监察局网站 发布时间:2017-08-10 阅读次数:1480

   毛绍烈的腐败行为十分隐蔽,表面上,在担任县委书记期间,经常给人以一副清官的印象。

   案发前,广西纪检监察机关、检察机关均未收到任何干部群众反映毛绍烈有违纪违法行为的举报。直到他的继任——贺州市钟山县委原书记谭玉和等人被查处后,供述曾向毛绍烈送钱,毛绍烈违法乱纪的行为才浮出水面。

   毛绍烈从任钟山县县长起就预谋作案,并善于伪装、反调查意识极强,采用各种手段敛财和藏匿赃款赃物。如用3张假身份证开立账户存钱、购房、入股;用非直系亲属名字购置房产;采取假按揭贷款方式收受外地商品房等。

   201011月,钟山县委原书记谭玉和受贿案发后,毛绍烈在惊恐之中做着应对调查的准备。其中一项就是转移赃款赃物,藏匿非法所得:将房地产证件按是否可以公开分类放置;所有存款凭据按硬质(银行卡)和软质(存折、定期存款单)分类隐藏;悉数转移存放在家里的现金。他还自我警戒,将以后受贿得来的钱款一律用亲戚的名义存入银行。

   20113月,毛绍烈把放在衣柜里的139万元现金拿出来,交给一个在外地工作的亲戚保管。毛绍烈还买了一个保险柜,放在亲戚家中的一间房里,他自己拿着钥匙。与此同时,毛绍烈还转移30万元到情妇家里。2011年春节时,毛绍烈趁着家人酣睡未起,拿着陈某送给他的那张100万元的银行卡,一遍遍背诵此卡的密码。天大亮后,毛绍烈溜回老家,趁无人在厨房时,爬上灶头,用塑料纸包好那张100万元银行卡,连同那些分好类的银行卡、存折、存单一起放在厨房上横梁的墙洞里。

   毛绍烈还特别会装穷。他不抽烟不喝酒,总显示着一副清廉自律的形象。在领导、同事和朋友、亲属面前,毛绍烈从不露富。他平时衣着非常朴素,所穿的衣服大多是旧的。同在贺州市政府大楼上班的几位领导干部说,夏天常见毛绍烈穿一双塑料凉鞋,冬天,他穿过的皮鞋就像在地摊上买回来的翻修旧鞋。表面上看,毛绍烈为人低调,生活简朴,闲暇时也就打打羽毛球。

   然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毛绍烈的贪腐行为十分疯狂。办案人员称,对于熟悉的商人和干部,从数千元的红包至百万元的巨额贿赂,毛绍烈一概收入囊中。而且私下里,他又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并长期沉迷于收藏奇石的奢侈雅好,仅买黄龙玉便花费数百万元……

   199610月,毛绍烈调任贺县任县委副书记。当时的贺县,城区建设方兴未艾。上任不久,毛绍烈分管城区建设征地拆迁工作,他肩上有了责任,手中有了实权,而诱惑也逐渐向他走来。

   一天,当地某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程某找到毛绍烈。程某承建了贺县1.5公里长的北环路,工程投资4000多万元。由于征地拆迁量多、难度较大,工程进度很慢。新官上任,毛绍烈对找上门的程某很热情,表示一定尽力帮助。临走时,程某却拿出一个装有2万元钱的牛皮纸信封,以一点茶水钱的名义放到了毛绍烈的办公桌上。毛绍烈赶紧把办公室的门关上,思来想去犹豫了半天,最后咬咬牙,还是把那2万元放进了抽屉里。

   不久后的中秋节,程某又将一个装有1万元钱的信封放到毛绍烈桌上。这一次,毛绍烈没有犹豫,象征性地一番推辞,接着说了一声谢谢。此后逢年过节,程某都会给毛绍烈送钱。

   毛绍烈和农民企业家陈某的关系,是又一个权钱交易的典型。从2006年至2011年,陈某逢年过节都会给毛绍烈送钱,五年间共送了25万元,两人也发展成了哥儿们

   那是2005年的11月,陈某在中国——东盟博览会上得知广西一品陶瓷厂土地公开拍卖的信息。这家占地75亩的陶瓷厂恰在贺州地界上。于是,陈某于2006年初在贺州市成立了一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并以该房地产公司的名义参与竞选并中标。

   为了让土地早日过户到自己名下,2009年的一天,陈某准备了装满8万元人民币的茶叶盒,然后打电话给当时分管城建、土地的贺州市政府副市长毛绍烈,说请他去兜兜风。陈某说,他在这块土地上已投入了2000多万元,时间拖了很久,一直没办成土地过户手续,请求尽快给予批复。毛听后不吱声。最后,陈某把那两盒茶叶递给他。过了半个月,土地过户手续还是没有批下来。陈某故伎重演,再次约毛绍烈兜风,又留下一盒真茶叶和一盒放有8万元现金的茶叶盒。三天后,陈某如愿拿到了批文。

   此后,陈某深谙毛绍烈的心思,在获取项目前都要跟毛绍烈去兜风。而装满现金的容器,也由装着8万元的茶叶盒变成了装满15万元的水果箱,最后又变成了存有100万元的银行卡。



版权所有:中共四平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四平市监察委员会

吉ICP备16006071号       吉公网安备 22030202000126号  网站声明